“根據《歷史的審判》中最高人民檢察院的材料,文革中‘被迫害致死’者3萬4千多人。假設這一數字是可靠的,那麼平均每年是3千多人。對比一下美國,僅僅因為槍支泛濫,每年致死人數超過3萬,等於10個文革。再按照兩國人口比例換算,則等於40個文革。”
  ——孔慶東
  2014年9月21日,發表於新浪微博
  頂著“北大中文系教授”之名的孔慶東常有驚人之論被媒體報道,為文革辯護也是其一貫的態度。比如他在博客中曾寫過:“我到各地去參觀的時候,無恥的導游經常說這塊是文化大革命砸的,那塊是紅衛兵砸的。我就問,你看見啦?我說誰告訴你們這是紅衛兵砸的?都是你們砸的!都是這三十年毀壞的。文革的時候當然有毀壞,但只占5%,現在毀壞的則占95%,這才是事實。”
  但我們不是挖墳黨,也無意牽涉多年爭執不休的左右論戰,更不會搞“三媽的”(不懂者請自行百度)之類的人身攻擊,甚至不准備站在文革受害者的立場上換位思考。我們只是想簡單的、實事求是的、就事論事的,跟孔慶東談談數據的理解與使用。
  在孔慶東上述微博的轉發跟帖中,沈彬提出一個疑問:“美國涉槍死亡是3萬人,但孔慶東不會告訴你的是,這其中2萬是用槍自殺的!中國人自殺還主要用農藥,你怎麼不說‘中國農藥泛濫’?美國一年死於公路事故是4萬人,你怎麼不說‘美國汽車泛濫’?”
  孔慶東試圖用涉槍死亡人數來證明美國“槍支泛濫”這宗罪,邏輯鏈條顯然是斷裂的。但這還只是一個小問題,最大的問題是,孔慶東將文革被迫害致死人數與美國涉槍死亡人數簡單對比,得出“文革根本不算事”的潛在結論。
  美國涉槍死亡者主要是自殺與刑事犯罪受害者,這些人與文革中被迫害死亡者如果能簡單換算,那麼將得出許多奇葩的結論。
  下麵我們按照孔慶東的“文革換算法”,處理一批數據(如有心理不適,冤有頭債有主):
  這些年來,我國每年自殺致死的人數在11萬-12萬(中青報 2013年9月13日)。相當於40個文革;
  近日,有學者質疑中國交通事故的官方數據不真實,按不同的統計,低者每年6萬,高者每年16萬。分別相當於20-50個文革;
  中國每年約8萬名未成年人非正常死亡。相當於23個文革。
  中國控煙協會表示,我國每年有120萬人因吸煙導致的疾病而死亡。相當於350個文革。
  文革是什麼?《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》說:“文化大革命”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,被反革命集團利用,給黨、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。那麼根據上面的“孔慶東文革換算法”,能夠說當前的中國依舊在各個領域持續不斷地發生著幾十幾百個“內亂”嗎?當然荒唐可笑。
  而且按照這個算法,豈止文革受迫害死亡的人數不算事,南京大屠殺的30萬亡靈、納粹屠殺的600萬猶太人,都成了冷冰冰的等待被換算的數字。
  如果有人跟我們說:你們國家每年吸煙死4個南京大屠殺,你會怎麼想?如果有人去以色列講:全球每年死於癌症的人數,比希特勒殺死的猶太人多多了。又會是怎樣的景象?
  把歷史悲劇改寫成無聊的數字游戲,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。給小學生一個計算器,他也能把全人類最足銘記的災難都換算成冰冷的等式。
  文革的危害性,不僅僅體現在受害者人數上,其對文明的踐踏、對整個國家的發展的阻礙,都是深刻而長遠的。何況,單獨從數字上看,也是足夠驚人的,就看對數字如何理解與處理了。比如,1978年12月13日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的講話中說:文革中,包括受牽連的在內,受害的有上億人,占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。相信再怎麼玩數字游戲的人,看到這個數字都會感到觸目驚心。但有些人是睜著眼也看不到這個數字的。
  問題的關鍵是,我們能叫醒那些裝睡的人嗎?
  (本文首發新京報評論微信:xjb-pl)
  (原標題:美國槍支泛濫等於40個文革?——跟孔慶東談數據)
創作者介紹

hhljgs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